九龙兴海

字体大小:

龙与海,在中国传说与神话谱系中,是最受百姓喜欢与乐道的。

据考证,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龙形图案是源自8000年前的兴隆洼文化查海遗址。龙行宇宙,超越时间,似乎与兴旺和大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切,当然与兴海集团董事长陈亚海无关。

只不过,亚海的兴海在南海大沥龙汇大厦,更确切地讲,是在九龙涌。寻根溯源,兴海可追溯到湛江吴川塘,所有地点都与水有着密切的关系。

百川终有源,万流终归海。兴海之道,在于龙腾之力。汇聚九龙,似乎是无意中的巧合而己。

九龙涌

九龙涌河道是大沥珠江水系河道的一条重要的分流。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是河涌两边农业发展最为鼎盛的阶段。河涌两边种植稻田、果林、花圃等重要的农作物,都需要从河涌导入水源进行灌溉。当时村庄没有自来水,除一部分村民在家中打一口小井方便自用之外,几乎家家户户日常需要用水时,都要到这条村边流淌而过的河涌边打水。

一些村里的老人回忆:当年河涌的水质清澈,环境好,河涌里偶尔还有小鱼小虾,年轻的时候在河涌里摸鱼捞虾是他们一天最快乐的时光。因此,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当地居民都把这条不知名的小河涌称为“母亲河“,对它有着真挚而特殊的情感。

 

 

 

20189月,大沥九龙涌九龙公园侧,龙汇大厦28层,兴海集团总部。

陈亚海与笔者坐成90度角,这个角度是个聊天的好姿势,既无隔桌而谈的局促,也免了排坐而聊的侧视,让两人视界显得相当开阔。

话题从即将到来的国庆节开始,陈亚海对一部叫《百凤朝阳》的歌舞片记忆颇深。笔者也略知,那是1959年国庆节献礼片,歌颂的是日新月异的新生活。

漫聊之中,陈亚海特别强调,龙汇大厦是由四兄弟共同建设的,即为兴海集团、兴奇集团、宇成集团和兴美集团。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当初一起打拼,现再聚谋发展。

如今笔者和陈亚海面对面,坐在28楼兴海集团总部俯视九龙公园,聊起60年前的百凤朝阳,讲述创业时梦想与现实的荣光,笔者不禁脱口而出:“百凤朝阳,九龙兴海,绝对!”

 相视而笑,完成了有些穿越感的开场。陈亚海则把先前准备的采访提纲抛之脑后,随心而谈,开言第一句就是大沥。问及为何从湛江来到大沥,他用“际会的巧合”来加重语气。

说来话长,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了,准确来说,是1986年,那年陈亚海25岁,新婚不久。

陈亚海的家乡在吴川   塘,地处山区,当时人均耕地不到两分,三餐难继。村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一家当地的村办麻绳厂,凭借着麻绳厂微薄的收入,本地村民才能勉强维持生计。而陈亚海的父亲正是当时麻绳厂的厂长,经过一系列的乡镇改革,陈家承包了这家麻绳厂,后续的生产管理由陈传奇负责,销售方面则由陈亚海兼顾负责。产品主要供给广州及各地的玻璃厂,用作包装捆绑等。从湛江吴川到广州,黄岐、珠江桥头是必经之路。“人气旺,生意旺”是他对黄岐的第一感觉,陈亚海心中暗自决定回程时要在黄岐实地考察一番。回程时,风尘仆仆的陈亚海小憩了一下,醒来发现已经错过了黄岐。

当年的场景陈亚海历历在目,客车司机对他说:“阿生,阿生!黄岐已过,现在是大沥了。反正都错过了,大沥也可以。”好似前世的约定般,他在大沥下了车。陈亚海感叹于初次面对大沥,怎一个繁华了得,大沥感觉比黄岐还要好。尤其是冶炼厂,现在叫有色金属,真正的遍地开花,规模不一的冶炼厂很多,人群川流不息。“如果做废品回收,肯定有得赚。”陈亚海当时心想。

其实,做废旧品回收,对他来说并非陌生行业。19岁起经商,曾在贵州做过废旧塑料鞋回收生意,后辗转在湖南、广州和海南等地均经营回收生意,据说还是那个时期的“准万元户”。基于对行业的敏感度,偶遇大沥,确立以回收为切入点,看似机缘巧合,又似在情理之中。

笔者追问,偶遇大沥后,接下来什么打算呢?“确定在大沥做回收有市场之后,迅速的租了个百十来平的房子,同小舅子和大哥,三人齐心将最开始的废旧金属回收站建立了起来。”陈亚海如是说。这段创业史,他的兄弟也曾同笔者聊过,那就是陈传奇,兴奇集团的董事长。

32年前,在大沥,兴海种下了第一棵种子,就此生根、发芽和成长。数十年后,他还对自己这次“错过”定义为“际会”,至于是否“风云际会”,在当时,他肯定不会想到,如今的龙汇大厦内,能够聚集数十家同业巨头。

陈毅元帅有诗云:创业艰难百战多。陈亚海的创业就从车站后租个百平方米的地方起步,专做旧金属回收,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收买佬”。亚海说起当年的决定和经历时,脸庞仍然流露出创业者坚毅的神情。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中国改革迅猛前行,当今诸多商界巨头由此开始崭露头角,1984年,更被说成“中国企业家元年”。

初列几个就可见一斑:1984年王石、张瑞敏、柳传志加入创业大军,1989年史玉柱写出了让其赚到第一桶金的M6401汉卡软件。坊间流传着一个段子,说是在1984年的124日,33岁的王石途经深圳国贸大厦,看到警车正在为邓小平视察而清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和心情,王石也不免感叹:“小平来了,我觉得干大事的机会到了。”1986年,陈亚海从湛江吴川来到南海大沥,开启了兴海的商界传奇。

陈亚海的家乡在湛江吴川,每人不够两分地,仅种地来糊口,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穷则变,变则通。恰逢改革大潮,陈亚海与许多吴川人一样,决心到外面闯世界。如今而言,这些看起来顺理成章,但回放当初,其艰难程度,非亲历者难以体会。

先生存,后发展。初来乍到,唯以义取利,唯以诚待人,唯以心处世,方得立足。陈亚海的说法是,不管赚多少,首先在义字上做好,在量上能够上得去,同客人做朋友,一步一步逐渐做大。对此他的语气特坚决:“我们来的时候,艰难肯定不用说。靠自己一手一脚从小做到大,一百多个平方,说白了就是个回收店。好在薄利多销,货物进出流转速度快。恰逢刚刚改革开放,做这行的并不多;当时大沥也有其他人在做,但是我的理念经得起考验。

 

收买佬也有理念?当然有了,做人做事都得有理念,我的理念就是信义为本。

 

或许,这就是兴海集团连续多年获得了“中国民营企业500”、“广东民营企业100”、“中国有色贸易企业50”的原因所在。

信义之人,哪怕为一日三餐奔波艰难之时,做人做事,也必讲诚信与义道。其实,陈亚海所做的特别简单,归纳起来就是几句话:

 

“服务周到,给足份量,价格公道,及时给钱”。

 

这些经营之道,在当下看来,仍然让人感到珍贵。结合现在诸多诟病商界经营的事,多出在不诚非义,欺三负四,拖欠钱款等上面。

正是“信”在前,他的公司越做越大。上世纪九十年代,公司又换址到高速路桥底,有两千个平方,还租了个有色金属回收牌照。陈亚海说到此处,有些许腼腆,似乎对于租牌照的事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可事实上,如今好多商界大佬,当年都曾租用牌照。租了个牌照,名正言顺做生意。对方也开始主动送货过来,渐渐公司规模就做大了。 做大后,又把货物整火车皮地运输到全国各地去。

据陈亚海说,当时,广东销量还没有那么大,正值改革开放,好多货物都从广东进口,广东领先一步,物资比外省要多,价钱也有优势。所以,他们不仅供给本地和华南一带,也为外省和全国各地提供货物。

1993年,又在部队租用了一处废弃营地,有一万平方米左右,之后又增加了三十多亩地。随着事业的不断发展,到1999年,国家放开了对金属回收牌照的申请,于是四兄弟“拆伙”分别成立自己的公司,也就是大沥第一批拥有自己经营牌照的金属回收公司。

在某知名网站,有篇名《佛山大沥吴川人淘金路》的文章,其中有段对陈亚海是这样描述的:1986年,刚结婚不久的他来到大沥,由两三个人的作坊开始,从事废旧有色金属收购业务。在陈亚海打拼的过程中,他的几个兄弟也不断地加入进来。1992年,四兄弟中排行最小的陈广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专业毕业,在几个哥哥的感染下,陈广甘愿放下‘天子骄子’的身份,也来大沥干起了被形容为‘收买佬’的废品回收工作。”文中所说的陈广,即是陈亚海的四弟。

据吴川当地的公开资料显示,近些年来,陈氏四兄弟以其父名义投资千万建立学校,还有诸如修路建桥,支持家乡基础建设等等。陈亚海作为佛山吴川商会创会会长,他特别热心捐资支持家乡建设,参与扶贫济困活动,回馈社会和家乡,成为“吴川市光彩事业先进人士”,多次获得“慈善突出贡献奖”、“ 重质量讲诚信品牌企业家”等荣誉称号。

从一百平方到一万平方,再到四兄弟共建龙汇大厦,这一切,都在短短的十年内迅猛发展。当初一个“错过”的际会,得到后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当笔者问法门在哪里,陈亚海还是两个字:信义。

人常道,时势造英雄,却总忘记,时势对所有人是公平的,关键的点,是如何把握住时势。

 

上世纪90年代,陈亚海的兴海公司到清远开铜厂,业务也从单纯回收废旧金属转为回收和加工。到2000年左右,兴海第一个海外贸易公司在澳洲开张。迄今为止,兴海集团的收购网点几乎遍布全球。

这些描写,在好多公开资料中都可以看到几句话,一百多字,道尽了亚海与兴海的快速发展脉络。然而,在这些近似简单的背后,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

陈亚海的转向,还是从自己熟悉的金属行业入手:兴海不锈钢厂。笔者从侧面了解到,那时的兴海,资金能力尚可,但专业技术人才极缺,要发展新项目,首要问题是找到专业的人才。

对于这点,他说得轻描淡写:“要技术,那就请人呀!”笔者特别注意到,自始至终,他都说的是“请”字,而非“找”,“看看哪个在技术上过硬的,我们就请。从不强求,先把我们的条件跟他说,先要保证人家的收入要比别的厂好,第二个描绘将来发展的前景,相信我们一起会越做越大,一定要给对方信心,这边有钱的太多了,(但我们)要有情怀。”

兴海,成了集团名称,也是集团第一个真正的实业公司的名称。1998年,他又成立了国际贸易公司,主业仍是有色金属国际贸易。然后呢,对于笔者多次“然后”,陈亚海实在忍不住笑了:“然后逐步发展,先从周边开始,如广佛路,再到清远去投资,接着办了铜厂,再到1997年后,公司涉及的领域逐渐拓展开来,子公司也发展的越来越多,企业慢慢做大。直至2003年,开始进军房地产领域。

对于房地产项目,陈亚海说得不多,似乎不在重点:“房地产也是很有商机的,我们主要和中国保利合作了有十来个项目。感觉如果自己做,管理水平、运营技术等,不够人家专业。”

据该公司资料显示:兴海集团的主业有三块,第一是有色金属贸易和加工;第二个是金融投资;第三个才是房地产投资。对于业务的侧重,他表示:

 

“房子是用来住的,炒房浪费人力物力,用来住才是实质,房价要平稳才好,成本固定大家负担就少些。”

 

对于大沥近十年来的产业提升决策,他很是赞同:以前,大沥冶炼小打小闹的多,环境污染重是事实,现在不一样,到处高楼大厦,环境提升很多。作为企业家来说,他认为,有色金属是大沥一个历史悠久的行业,大规模企业应该逐步升级改造;小规模企业不规范,可能难以保留,因为资金和技术难以支撑。

陈亚海坦言,最初来大沥时,本地老板们对他是很好的,自己也逐渐融入这个氛围当中。

 

“我对大沥有很深厚的感情,大沥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吴川人,更是大沥人,无论将来公司如何向外扩张,我始终把根深深地扎在大沥。”

 

如今以大沥为家的陈亚海与陈氏兄弟合资建设的龙汇大厦,被业界称为“广佛城市化的样板间”,能聚集一大群高端产业,也能将有色金属产业群聚焦在这里办公,“现在大概有几十家进来了,有些总部经济的意会,感觉自己更要努力,不让大家失望才好。”

龙汇大厦,紧临九龙公园。当笔者问及大厦名字由来时,陈亚海连续说了两次,可以看作是猛龙聚汇。笔者情愿理解为,四兄弟当年猛龙过江,如今又汇聚于此,情义两字,无价也。

登高而望,龙汇大厦周边高楼林立,毗邻九龙涌,大沥志中,被称之为“母亲河”。据说,诸多公司都拟将此作为总部所在地,九龙汇聚后,必定将演绎出新的商界传说。


更新日期:2019-04-04

会员动态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共144记录 第1页 / 共15页
加载更多

沥行天下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共6记录 第1页 / 共6页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