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的力量_潘伟深访记

字体大小:

品牌的力量

——访大沥铝型材行业协会会长 华昌铝业董事长 潘伟深

 

初识华昌,是在央视在201665日晚播出的《新闻联播》中,当晚,央视推出名为《发力供给侧:佛山样本——破题“降成本”》的新闻报道,用3分钟介绍了作为佛山样本的华昌铝业在中央明确以“三去一降一补”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显著成果。

两个月后,笔者欲实地采访华昌铝业董事长潘伟深;打开手机地图,显示出狮山镇长虹岭工业园虹岭四路3,按图而行;到达目的地时,又见到厂房之上还有四个字——“伟昌铝材”。业界人士都知,伟昌,那同样是中国铝业风云榜上的名角,至此方知“华昌伟昌”品牌同根同源。

     走进华昌铝厂有限公司,离约定的采访时间还有十分钟,笔者随手在大厅的报架下取下一份报纸,报名为《华昌人》,无意中在中缝发现有“员工生日名录”、“客户生日名录”,初略数了下,员工当月生日的超三百人,分属于广东华昌和江苏华昌;客户当月过生日的有22人,人员来自中国的10个省份;报栏下方还有一行字:见报15天后,到辅助材料仓领取生日礼物。

    未见潘伟深,未深知华昌,却有“暖”字便跃上心头。

                   忆昔品牌初创时

24年前,也就是19921228日,华昌铝厂的前身——南海奇槎华昌铜铝型材厂成立,潘伟深走上了铝型材发展之路。

当问及到底有多艰难时,潘伟深连用了两次“一”:“一个破旧的厂房,一台旧的挤压机”,随即他又显出自豪感,“最关键是有几十名熟练的技术工人,这可是关键法宝,有了技术,有了质量,当年销量就超过了1000吨”。

从一个破厂房,一台旧挤压机,几十名工人;到今天拥3家分公司(其中一家为海外公司)、超三千名员工,年产量20万吨,产品达数千品种,2016年上半年,出口业绩居全国行业首位……这些数字写起来十分冷静,背后隐藏的,又是怎么的奋斗历程呢?

潘伟深沉默了几十秒,正要说话,一个风采绰约的女士走进了办公室,他随即转过话题:“这是我太太,现在迷上了跳舞健身”;潘太,看上去三十多些,她微笑着给在座各位续了茶,又悄然离开了。

潘伟深接着说:“当时她负责销售渠道,我负责生产,两个人一起打拼,现在说当年苦和累有点娇情了;那时,我们有个原则,产品既要价格低,还要品质好。这个理念一直坚持到现在,有报道说我们很注重品牌,其实,真正品牌不是说建就能建起来的,关键在于日积月累,是积淀出来的。”

的确,二十多年前,中国铝型材行业还是卖方市场,产品供不应求,至于品牌商标之类的,估计都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华昌进入这个行业,在大沥,还只能算后来者,为何能后来居上,按潘伟深的说法,那就是品牌意识。

“只能说有些模糊的品牌意识,后来才慢慢成形的,直到1995年,我们专门请人设计了商标,1997年,又开始全面按照ISO9002标准进行质量管理,并在1998年获得权威认证机构方圆认证的证书。同年,华昌铝厂新增加了表面处理生产线,产品成功从半成品转向成品。”对于品牌两个字,潘伟深信手掂来,显得十分自信。“到1998年,年销量已经达到将近30000吨,为建厂初期的30倍,我个人认为,这与我们上品质,优品牌是相关连的,也可以说,华昌的力量,就是品牌的力量。”

查阅资料,笔者发现,华昌的商标是“WACANG”,以及相应的图形,据说,这个商标的整体形状寓意太阳升起。

 要么老去 要么蜕变

公司初创时,夫妻俩人分工合作,一个抓生产一个跑销售;钱不够了,找亲戚朋友借的,挣到钱再还。据他透露,有次要买个电动葫芦,价值是七千元,结果筹好几天,才有钱去买。那时还谈不上其它,先生存后发展,真正进入了大发展期,潘伟深意识,如果在人才与制度两个方面没有突破,公司只能在温饱线上徘徊。

随着公司的迅猛发展,潘伟深开始改革的第一步,2001年,将公司更名为“广东华昌铜铝型材厂”,并于同年87日转制成立“广东华昌铝厂有限公司”,奠定了华昌高台起步的发展框架。

2003年,华昌再次启动改革,重点在人事与制度的完善,却发现远比两年前更名的难度要大得多,用“阻力山大”来形容丝毫不为过。毕竟,任何一项改革,都会涉及到既得利益与发展前景的冲突,更何况,华昌能够生存并发展,与亲朋好友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公司要改革,势必触动创业元老的利益。

   “当时真的好痛苦,亲情压力、社会压力都来了,有好多人不理解,说过河拆桥的有,说有钱就不认人的有。我当时很坚定,不把公司制度建设好,情愿不做。我们原来是家族式管理,我也不反对家族式管理,但朋友亲戚素质提升不到位,那就不行了;我同他们说,公司要么老去,要么蜕变,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尽管他说得轻描淡写,但笔者也想象得到,当年的阻力有多大。

为了改革,华昌特地请了一家咨询公司来把脉企业问题,从而拉开了改革序幕。

华昌的改革不玩花架子,就是以结果为导向。从那时起,公司陆续引进了大量高端人才。现在的华昌,高管来自全国各地,海南、河南、四川、贵州、内蒙古等,其中有很多具有硕士、高级工程师等头衔。

对于自己极力推动的改革,潘伟深用了这样一句话来表述:“世界上最难管的是人,人的心情不好,做的事结果不一样,制度化后,一切按制度运作,效果与效率都出来了。”

没有这次伤筋动骨的改革,华昌品牌之路就可能就此止步,也就谈不上今日成就。可以肯定地说,2003年的改革,让华昌从中国铝型材的配角,走上舞台的聚光灯下,成为行业主角之一。目前,国内已经有1000多项工程采用华昌及其生产的伟昌牌产品,广州白云机场、广州大学城、上海长途汽车客运总站、福州火车站、三亚凤凰机场,很多城市地标式项目,为华昌品牌做了有力的注解。同样也为当年潘伟深的改革提供了终极答案。

要么老去,要么蜕变。幸运的是,潘伟深和华昌都选择了后者。

制度是冷的 人心是暖的

   2016623日,一则名为“你点赞我捐,一次点赞=2元善款,让我们用爱点亮孩子的希望”的文章在江苏盐城刷遍朋友圈,吸引了超两万人的阅读量,并得到近万人点赞支持。原来,这是华昌江苏分公司发起的为受风灾损坏的幼儿园捐款活动,活动最终募集到4万元善款,交付给了该幼儿园的爱心行动基金。这对于华昌公司来说,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己,多年来,华昌捐建了多所云南希望小学,为南海教育基金捐资50万, 多年以来,至于捐款总量达多少,潘伟深淡淡一笑,善者不言。

     在华昌,每个月的《华昌报》,都刊载有当月过生日的员工和客户名录,每人都有生日礼物,在华昌已坚持了好多年。还有一个细节,让同事对潘伟深的细心更有体会,是大沥本地人,粤语是母语,他的员工来自全国各地,他每次开会或聊天都说普通话;而对那些说粤语的员工,他又会转用粤语对白。

 “公司管理人性化,真的需要细节”,在谈到公司制度与人性化管理方面时他说:“华昌公司是大家的,我只是公司三千多人的一员。华昌有今天,当然离不开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这不是套话,是真心话;更重要一点,我要感谢公司所有员工。我一向认为,公司管理需要制度化,在制度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管理更要人性化,我把公司所有人都当兄弟一样,一起探索,一起打拼,成功是大家的成功,拼搏大家一起拼搏,这样公司才有向心力,才会攒着头一起向前冲,单靠我一个人绝对不行的。”

产品要做品牌,企业同样要做品牌,企业品牌怎么做,潘伟深的思路是,公司内部要做好是必须的;企业的品牌信誉度,除了产品过得硬,还需要社会担当。为此,他还开设了华昌商学院,用于培训员工和经销商和客户。“不是想把每个人培训成专家,至少可以提升上专业素质,这样更便于沟通和交流,也可以算是为了可持续发展吧。”潘伟深这样解释。

    据华昌统计报表显示,该公司一年上交税金超7千万元,员工养老保险要交两千多万。

对于自己的子女,潘伟深则要求极严。2001年,潘伟深把年仅八岁的儿子送到澳洲留学。虽然家境优越,但儿子14岁就到当地的餐饮店打工,一个小时赚6.38元(澳元,笔者注)。

“我要让他知道钱不是伸手就有。爱在心里,狠在外表,一切都是为他好。”潘伟深笑着,“2014年,他回国后,便到车间上班,工资由车间主任按岗位定,没有什么“富二代”的”,一切从基层做起,让自己有真材实料才行。当然,我不认为自己虎爸,现在每周末,是我的家庭日,再忙也要陪陪家里人喝喝茶,聊聊天之类的。”

    品牌转型要脚踏实地

     当前,铝型材市场竞争早已白热化,很多企业都在喊转型。对此,潘伟深从自身经历出发,有着自己理解;特别看到好多铝材转型做风投之类,他有些不以为然。

“不熟不做,铝型材这块,大沥在全国算是领先的;2012年,华昌铝材就排到前6,假如转型做房地产,可能排到几万名后。”诸如做房地产和其他行业,对于来说,都是附业,华昌的主业必须坚持铝型材不动摇,而不是把太多精力花在不熟悉的行业上。

作为铝型材行业协会会长,潘伟深说:“我们的会员企业各有特点。有经常同会员企业分享下自己心得,不能说跨行做一定失败,但我自己做对铝型材充满信心,关键是不断创新,比如,从建筑到工业,再家居铝材,譬如出口方面,做多点领域,就会增加销量的”。

对于铝型材,他用情至深;当谈到当前的企业经营有无压力时,他坦言,说没有压力那是假的,但大浪淘沙优胜劣汰这是市场常情;如果不能改变市场,就做到适应市场。对于市场前景,潘伟深表示乐观:“在欧美市场,铝型材中建筑型材占比远低于工业及其他应用型材占比,而中国正好相反,建筑型材占比高达7成以上,这说明铝型材在其它领域的应用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现在,华昌的建筑铝材是重点,近几年除了守住国内市场外,还出口到东南亚、南美诸国;今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建筑铝材当中,就有“伟昌”元素;此外还适时推出高端幕墙门窗品牌,并命名为“华赛特”,13套产品通过“线上线下”立体组合拳,收效显著。

创名品牌不 守名品牌更难

行业都知道,创一个名品牌很难,守住更难。作为中国铝型材的一线品牌,华昌被冒仿的风险也在加大,为此,公司专门组建了一支维权团队,通过行政异议、投诉、司法诉讼等方式来对公司的商标、产品、专利等进行保护。

笔者翻开华昌的品牌维权案例,有些值得深思。有的仿冒产品包装的,有用形似华昌商标名字的,如‘芈昌’,“华昌”非常近似,非常容易误导消费者,同时还影响华昌声誉,举不胜举。

正是在一次次“受伤”中,华昌打响自己的品牌保卫战。“华昌和伟昌,虽说现在是名牌,但要居安思危,掉以轻心不得。维权是一方面,打铁还需自身硬,不然,到时你想让人家仿冒人家都不会干;所以,我们现在要内外兼修,否则就可能前功尽失,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消费者负责。”潘伟深说此话时,语气很重,很沉,很有力量。

采访结束,窗外正值暴雨,潘伟深细心地询问来访者带没带雨伞,还说了句禅意浓厚的话:“再热的天,淋雨都会感冒的哟”。 



更新日期:2017-06-13

会员动态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共141记录 第1页 / 共15页
加载更多

沥行天下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共6记录 第1页 / 共6页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