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眼全球的大沥棋局

字体大小:

着眼全球的大沥棋局

谢泓广东省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执行会长

插图用.jpg

《行者视角》,是他的专栏。他在长期跟踪珠三角地区中小企业发展状况的基础上,在企业竞争力、产业竞争力及中小企业服务体系建设研究中,以独特的视角分析、解读企业。

 

采访谢泓,是仲春时节,为此文码字时,已过初夏。细读《行者视角》,以求得到启发,二则有所等待,以求他所言不虚。直到510日,地球村的西楼再舞动棒子,东楼跟着拿起棍子,我击节而叹:谢泓,还真有点硬功。

 

提升生产性服务业

 

谢泓接受《沥行天下》杂志的采访,按常理来说,本应说些大沥的事,而事实上,他是从全球说起。作为打造“全球平台”的大沥,从全球观上看,哪怕是引以为豪的“全铝产业链”,在世界棋局上也只是棋子。

“没有全球视野的布局,落子时就会自说自话,这肯定不是大沥思维”。谢泓对此判断相当精准。

据他分析,任何大国,弱化制造业就会弱化国家产业基础,资本就会脱实向虚,就会影响到就业和产业链体系的完整性。实体经济从逐利角度来看,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制造业必不可少的。中国应该是全世界产业发展体系最完整的一个国家。

大沥是制造业大镇,更是拥有全球格局的贸易大市场,实际上,后者比前者更有广阔的纵深地带。有资料说,大沥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生意,来大沥”,想必也是从这些方面着想的。很简单的逻辑:

做出来不等于能够卖出去,流通起来才能变现,才能让经济活跃;死水一潭是产业经济大忌,流水方能不腐。

根椐官方资料显示,大沥拥有500多年的商贸历史。9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活跃着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生意人,集聚了38个专业市场,拥有6万多家工商户,涵盖有色金属、五金机电、内衣布匹等十多个品类几十万种商品,年交易额超过6000亿元。交易范围覆盖欧美、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国家和地区,已发展成为珠三角乃至华南地区“规模最大、品种最齐、交易最活跃”的市场集群之一。

“由此可见,大沥的制造业是离不开服务业的,我们叫生产性服务业,包括这个工业设计、品牌推广、城市建设、商贸流通等等,都是为制造业提供服务”。

谢泓特别提到,生产性服务业是一个综合性概念,与端茶送水式的简单“第三产业”完全不同层面的,生产性服务性必须要科技支撑、人才支持和资金保障的,也会很时尚很有创意的。为此,他以意大利米兰为例,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也是制造业的一个中心,现在成了展览、品牌和时尚中心,这就是通过对制造业的升华。

他以大沥内衣为例,比如说一件内衣,没有品牌是一百块,有品牌可能就一千块。这就是品牌的力量,也是创意设计的价值。要实现这些,关键还是人才。人才在哪里?来自五湖四海。大沥的全球创客小镇,就是奔着吸引人才、储备人才而去的。

客观上讲,这些事大沥在做,南海在做,顺德在做,其它地方同样在做。大沥的优势在于,紧邻广州,又地处粤港澳大湾区。在当今交通十分便利的条件下,大湾区内的年轻人和创业者,在经济和前景的选择中,去大沥创业会有很强意愿的。这不是传统的硬要素,而是软要素,很多时候,吸引力对决,软的比硬的可能更具吸引力。

“从未来的要素来讲,除了物质要素之外,其它诸如城建环境、研发支持、品牌设计都有可能成为拉动经济发展新的因素,这也是大沥的难得机遇。”说到此,谢泓的语气十分肯定。

图三:2019年南海区人民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支持大沥重点发展现代商贸+生产性服务业,建设国际贸易示范镇,打造现代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区,上图为大沥广佛国际商贸城.jpg

2019年南海区人民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支持大沥重点发展现代商贸+生产性服务业,建设国际贸易示范镇,打造现代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区,上图为大沥广佛国际商贸城

 

大湾区机遇和大沥未来定位

 

任何一个城市,面对全新的时代大势,必须要有清晰的认识与定位。对于这点,谢泓对大沥相当乐观。

“对新的业态、新的发展、新的趋势,大沥还是非常敏感的。包括大沥新的一些产业、新的一些元素,大沥都呈现出比较包容、比较多元,思想观念还是比较创新,这点我还是觉得大沥比较适合创业、发展。”

谢泓说,他和大沥镇的领导和企业家都有些接触,感觉到大沥是一个能够做事的地方。这点笔者也从大沥的历年政府工作报告和企业界中得到印证:在大沥,很多企业家都是从各地来此创业的,特别是主导产业这块,显示出大沥极强的融合性和开拓心,这是在大湾区发展中,大沥能够取得应有地位的关键所在。

“当前,世界上有四个湾区经济,美国两个,日本一个,中国就是粤港澳大湾区。国家对大湾区发展还在探索,探索的目的就是拓展与进取,也是希望通过这个大湾区的产业体系塑造未来。”

谢泓在分析以往的湾区经济时说,“当时,美国和日本建立湾区经济,主要在提高产业效率。当时是大工业时代,湾区有码头和深水港,沿着码头港口兴起大钢铁、大化工产业,然后形成化工、汽车、家电等产业体系链,就能降低成本,从而降低价格,增强竞争力。当时的湾区经济,从一个笼统角度来讲,是一个大工业产业体系。”

对于粤港澳大湾区,他认为要首先挖掘出内涵和逻辑,相同点都是提高产业效率,但粤港澳大湾区的资源配置还是存在一些笼统问题。以香港和内地为例,金融体系、法律体系等有所不同,没有很好融合,因此国家希望粤港澳大湾区打通资源瓶颈,实现融通,以提高产业效率。  

其次,粤港澳大湾区与世界上其它三个湾区产生时的产业体系背景已经不同,原来是大工业背景,现在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从全世界的范围来讲,在美国工业化的时候,互联网还没有产生,全世界只有一个经济体系。如今,中国在制造业和互联网两个经济体系能够同时得到发展,这是中国的机遇,也是中国制造业的机遇。

在谈到提高产业效率的抓手时,谢泓认为在“大交通、大口岸、大工业链和大人才网”。

“开放包容是大湾区的目标。大沥虽然靠近广州,也是在大湾区之内,但尚算不上核心区域。大沥地方小,在互联网时代,小地方大平台早已不是梦想,大沥必须建立自己有影响力的大平台,通过互联网+来实现自己的全球视野。

当今世界,不是声高有理,也不是楼高者有力,而是平台大者说话才有份量。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给大沥带来了难得的机遇,绝对不能失去这一机遇。大沥有了全球采购平台和全球创客小镇,这两个平台确立了大沥的未来定位,关键要细致入微地去推进和落实,即是大处着眼,小处落笔。比如,大沥的铝型材的产业链并非全部在本区域内。这是发展的必然趋势,不能全都挤在一堆,要给高质量发展腾空间。这个空间包括土地空间、人才空间和技术空间,甚至是创意空间。大沥有广东有色金属交易平台,这是大沥重器。如果能够发展几个千亿甚至更多的交易中心,建立起全供应链,这是竞争软实力,谁都抢不去。    

交易不是简单做贸易,还有金融。从现在来看,大沥的贸易,早已进入国际竞争领域。如果说大沥往这块发展,再加上互联网供应链和金融结合,就能形成完整的产业供应链大平台”,谢泓对此有着相当的期待感。

大沥是个不足百平方公里的小镇,这就决定了其搏弈的平台不是自身的地理空间,而是要利用大融合大互通之利,将全球优秀资源和国际人才吸引进来。

话叙至此,笔者也注意到大沥的相关资讯,如在规划全球创客小镇时,就有提到“全球人才大沥用”的理念,并希望通过平台把大沥变成服务珠三角制造业的一个高地;通过工业设计、展览、品牌发布将自身实际影响力延伸到珠三角和世界各地。

谢泓分析,中国金融如果离开实体经济,有可能会产生更多的泡沫。如果金融业能够有机地服务到实体经济,是个很好的结合,应该会有很好的未来。

对于大沥的未来,谢泓认为,大沥的制造业原来很厉害,再加上贸易也很厉害,现在批发和贸易市场有四十个左右,如何通过原来的批发市场、交易这个环节探索供应链金融,这可能是大沥未来发展很重要的方向之一。

根椐他的分析,大沥不可能把全部力量压到制造业,发展现在的生产性服务业和启动新兴产业来服务周边。从定位和功能上,一则可接受广州辐射,二则可服务周边制造业,与大湾区其它产业群形成融通。另一个方面是金融服务业。有些发达国家的融资率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十,中国才只有百分之十几,所以中国在金融服务业这块还有很大空间,大沥当然可以探索,如供应链金融服务。

 

 

                          时代的使命与探索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时代使命,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时代定位。以专业镇闻名于世的大沥,如今提出“做生意,来大沥”,可见在规划谋篇上面,有着自己的探索与实践。

“大沥政府确实对企业家非常好,服务企业也服务非常好,为了企业家,大沥政府是操碎了心。去年年底,组织沥商参加了清华大学培训,更好的是,很多年轻人和创二代参加,他们的思想比较新颖,对新生事物接收比较快。”

观念的调整,是与时代合拍的。谢泓特别强调这点:“从某种意义来讲,大沥过去四十年的发展,虽然取得很大发展,但还不是一个很成熟的市场体系。为什么不成熟呢?珠三角制造业不是从销售、品牌开始的,而是从制造开始。比如,原来做贴牌的企业,主要把制造做好就行,不用管销售。所以当时很多企业没有自己从制造、研发、销售到品牌这样完整的体系。一旦贸易方不给订单,很多企业就不知道市场在哪里。岂不知中国就是世界最大的市场之一?”

谢泓所担忧的,笔者从大沥一些企业家那里得到印证。很多企业习惯只是做生产,现在正在加强品牌、营销、团队管理和企业文化等各项能力,以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大沥企业的根植性强,这是大沥企业的文化特点。在未来社会的发展中,有个很重要的内容叫生态化体系。

在谈到大沥如何去挖掘未来千亿、万亿级产业,如何构建新平台,谢泓对此表示乐观。他认为,大沥的龙头产业链曾经高度集中,这是优势。但也存在同质企业间的恶性竞争的劣势,以至于都不去做创新,这样会导致产业不断退化。这是很多曾经的专业镇至今发现最多的问题。他以玩具为例,做玩具的老板对做玩具没信心,因为人家都在模仿自己。可问题又来了,全世界最多的儿童在中国,为何乐高(一个玩具知名品牌)能发展呢?这说明不是没市场,而是你能力没达到市场的要求——因为玩具的内涵和过去不一样了,需要新要素才能拉动产业升级。再如铝型材,大沥是从制造业切入,发展到贸易。但这个市场不是一成不变的,必然有新业态新市场出现,如何发现产业新空间,是大沥企业家急需思考的事。

谢泓所说的探索,在大沥也有实践者。大沥有家企业做了一个孵化器,将生产能力共享出去给创业者,从理论上讲,是合乎未来互联网发展要求的。但问题也来了,一是制造业创业是重资产,不可能每个创业者都能有那么多钱来创业;二是不仅要求工厂开放,还有企业管理、企业文化等方向的问题;这是个探索,包括大沥的“两个全球”,都是探索,值得肯定。

对于探索,谢泓一向认为,要想干敢为,否则难以成长。“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真佩服大沥镇的领导,他们十分愿意去探索。现在对领导的评价体系已跟以前不一样,一定是先开球,企业也好、社会也好,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在探索中发现问题,是好事。不能发现问题就退回原地走老路,那永远没有进步。身处这个时代,我们要清楚意识到变化很快,不确定性很多。所有问题,都是在探索过程中不断被消解的。对年轻企业家,和政府官员,都要允许他们有个探索的空间。企业越大,政府层级越高,纠错成本就越高。哪怕为降低成本计,都要鼓劲企业和镇级政府去勇于探索”。

采访结束后,谢泓告知笔者,他在采访过程中接到一个临时通知,国务院有调研人员准备下午过来他这里,调研中小企业发展和粤港澳大湾区等。

 


更新日期:2019-08-06
上一篇: 没有 下一篇: 十年筑一城 五饮头啖汤

会员动态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共144记录 第1页 / 共15页
加载更多

沥行天下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共6记录 第1页 / 共6页
加载更多